English

首页 | 领导致辞 | 政策法规 | 行政通知 | 领导讲话 | 项目管理 | 工作简报 | 各地政策 | 网站集群 | 合作社论坛 | 《中国农民合作社》期刊 | 新村官新合作 | 0088

站内检索
合作社黄页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新疆兵团
大连  青岛 宁波 厦门
农业创新成果不能仅为评奖 ——委员眼中的农业供给侧改革
   今年政协全会专门拿出半天时间,由政协委员围绕本小组关注的热点问题建言献策,并邀请国务院相关部委负责人听取委员意见。在农业领域,农业的供给侧改革引发热议。
 
  玉米去库存 大豆靠进口
 
  “玉米库存太高了,非调不可。”全国政协常委何小平在黑龙江工作多年,他在讨论中说,截至2016年2月底,黑龙江省的玉米储量是9090万吨,到2015年底全国玉米储量是2.65亿万吨,收储已不堪重负。为此,国家去年不得不调低玉米收储价格,黑龙江农民为此少收入120亿元。
 
  这边要去库存,那边却靠进口。据何小平介绍,2015年我国进口了8000多万吨大豆,国产大豆没有竞争力。这直接导致国产大豆种植面积不断下滑,危及粮食安全。“去年中国大豆种植面积3500多万亩,与五年前相比下降了4011万亩。必须保护国产大豆,不能任由国外的转基因大豆流入国内市场。”
 
  “不只是大豆,包括库存积压严重的玉米,我们也有进口的,而且其中不乏转基因玉米。”何小平说,种业科研必须上升为国家层面的规划,种植优质农作物,只有这样才能提高国产农产品的竞争力。
 
  农业部副部长屈冬玉现场回应何小平:农业供给侧改革,从农产品市场占有比例来说,必须首先调减非优势区的玉米种植,去库存。国家计划在5年内拟调减玉米种植面积5000万亩,主要在于玉米出现阶段性供大于求。“今年的计划是调减1000万亩,政策力度很大。”
 
  “中国是大豆原产国,但大豆的自给率不到20%。农业供给侧改革必须增加大豆种植面积。”屈冬玉介绍,要注意到,中国的大豆主要是蛋白大豆,进口的大豆主要是油脂大豆,这就给调结构提供了方向。
 
  屈冬玉还补充,农产品不是优质低价就能卖好,中国农业核心竞争力比较弱主要是品牌的含金量、影响力、美誉度不够,不是简单的价格质量问题。应该从科技化、品牌化、国际化三个层次发力。
 
  农技推广缺资金缺人干
 
  政府工作报告一再强调了创新对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驱动作用,农业也不例外。一些委员对农业科技推广、成果转化表示忧虑。
 
  海南省政协副主席、民革海南省委主委陈莉委员在两会期间发现了两组“有意思”的数据。一个是中国农业大学校长柯炳生在大会发言中提到,国家科技奖励的农业获奖项目中,90%以上是农业大学和农科院所完成的,“社会力量是不是没列入评价体系中?”另一个是全国政协常委、民革中央副主席王永庆在大会发言时讲到,高等院校科研成果转化率很低,只有10%左右;去年80%以上的科技成果转化是由企业完成的。
 
  一方面高校、科研院所科研成果出得多,另一方面高等院校的成果转化率很低,大部分由企业来完成。陈莉质疑,“我们搞出这么多科技创新成果,难道仅仅是为了评奖吗?科技成果如果不转化应用,有什么价值?”
 
  江西省农业厅厅长胡汉平委员曾在农科院工作。他提出,当他离开工作的农科院时,账面上还有1.9亿元。“一方面上级科研单位的钱花不完,另一方面市县一级的科研机构没钱花,农技推广转化缺少资金。”
 
  “不光缺钱花,也缺人干。”民革中央副主席、江苏省政协副主席、南京大学副校长程崇庆委员称,由于我国对科技人员评职称设置了发表著作、论文等评价标准,从事农业科技推广和转化应用的人才不占优势,这形成了一种导向,愿意从事农业科技推广和成果转化的人越来越少。
 
  胡汉平补充,这个导向,导致市县一级的农科所都想搞科研,无心做推广转化。“从中央到省市县,科研定位应该更为精确,哪些搞基础性研究、哪些搞应用推广都应该明确。农业科研推广转化,从上到下一张网,哪个环节都不能缺。”
 
  “一句话,农业创新科研,国家队就搞‘上天’的技术;地方梯队就搞‘下地’的东西,打通最后一公里。”安徽省政协副主席、安徽农业大学副校长夏涛委员的一句话,惹来全场笑声。
 
  对农业科技进行全链条设计
 
  “农业科技一直存在打通最后一公里的问题。”科技部副部长李萌介绍,2014年底通过的《关于深化中央财政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管理改革的方案》,对我国科技的基础研究、关键技术、转化应用、产业化进行了全链条设计,一体化布局。根据文件,科技部、农业部对农业科技项目进行了大力整合,把各部委的100多项科技项目统筹起来,拿到中央财政科技计划管理的平台上,逐个研究落实。“农业方面率先启动了两个大项目。一个是七大农作物的育种试点,一个是化肥农药的减施增效的综合技术研发。”
 
  李萌介绍,全链条设计就是“谁适合,谁就来干”。比如,七大农作物的育种,不是按照农作物种类来做项目的。而是按照基础研究、基因组学研究、分子育种、良种的繁育和加工、推广和产业化等步骤来做的,一环扣一环,每一环都甄选最有实力的单位来做。
 
  “这就从顶层设计上解决了农业科技项目链条不通的问题。不管以前是前一公里不通,还是后一公里不通,现在都打通了。”李萌介绍,国家还将设立技术引导的专项基金,通过财政资金撬动社会各界资金,推动成果转化,让更多的资源向基层、向科技成果应用、向科技成果产业化的方向流动。
 
 
本文出自中国农民专业合作社网:http://www.keqly.com

友情链接 ::::::::::::::::::::::::::::::::::::::::::::::::::::::::::::::::::::::::::::::::::::::::::::::::::::::::::::::::::::::::::::::::::::::::::::::
百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统计系统
版权所有:通辽市科尔沁区兴宇鹿业专业合作社   办单位:农业部管理干部学院
地址:北京农展馆南 邮编:028000 蒙ICP备12003489号-1 中国农民专业合作社网